康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明争暗恋的法则 > 第17章 这个黑是黑暗的黑
    宁滨银行虽然规模上不如襄和银行,但前几年的发展步子很大,在战略改革这一块始终处于引领地位。

    当时作为甲方的何夜白虽说最后没能促成和智凯的合作,但智凯确实为他们做过许多相关模块的配套设计,可以说,宁滨后来落地的大部分成果,都是基于智凯前期的大量工作上的。

    离职前,何夜白留了一个心眼,把那些设计方案全都带走了。

    这事儿她不敢告诉别人,只有王小汐和安静知道。

    她不知道王小汐是怎么跟李大业说的,她只知道自己这辈子是绝不可能在x北任何一家银行透露自己和宁滨银行有过瓜葛这件事的。

    心里乱成一团麻的何夜白无心再工作,借口要根据李行长的工作要求重新整理下方案,便要提前回酒店。

    但她又怕自己走后李大业跟唐拓再说点什么,就让唐拓也早点回家,回去找个安静的地方消化一下这两天的内容。

    唐拓刚好也在担心何夜白走后罗美思会来“骚扰”他,立刻收拾东西也走了。

    ……

    回到宾馆,何夜白打开三人微信群,想问问王小汐怎么回事。

    但是点开的时候就看到群内有几十条消息了,是王小汐和安静正在在争论该不该把何夜白的事儿说出去。

    王小汐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安静持反对意见。

    何夜白看了一会儿,跳出来说:我真的不想跟过去有任何的瓜葛,以后这些黑历史就别提了,跟谁都别提。

    王小汐说:这算什么黑历史啊?不就是当初没竞聘过别人,冲动之下辞职了而已么。

    何夜白说:这个黑是黑暗的黑,我不愿回想。再说了,我冲动那阵闹得确实不好看,要是有人想拿这个黑我,能黑死我,所以我真不想提。

    王小汐说:你这就大可不必了吧,把人心想得过分黑暗。

    安静却说:黑不黑的先不说,小白既然开启新生活了,就海阔天空任你高飞,何必还要回过头来再受过去的拘泥?

    王小汐见自己一对二也说不过,只好暂时妥协:躲避不是办法,终有一天要坦然面对才叫真的释怀。何况宁滨当初还有那么多认可你的人,说明你很优秀。

    何夜白不想再就这个问题多聊,问道:你跟李大业都说了啥?今天他突然提起,给我弄得措手不及。

    王小汐说:我只说你跟了宁滨的项目好几年,没说是以什么身份跟的。既然你们都反对,那我就到此为止,以后他问我我也不说了。

    何夜白给她发了个拥抱的表情:我知道你是想让我放下心结,但我现在还不行,希望你理解。

    安静说:她不能生气,你别这么小心翼翼的。赶紧忙去吧,别影响你现在的工作心情。不过有一点,既然他们提到你的项目经验,你就拿项目经验给自己加码,宁滨做的再不好,但也是省内第一家做改革的城商行,你走后……也推动起来了。这些经历,会给你增加说服力。

    何夜白说:好,我会的。

    王小汐气呼呼的:你看看,这不还得多亏我跟我弟说了?

    何夜白:……

    安静发了个勾手指,要拽王小汐下线。

    正好唐拓这边打来电话,何夜白就下线了。

    唐拓也没什么正经事,就是莫名有点亢奋,他说要不然咱俩一起找个地方接着研究业务得了,我自己没意思。

    何夜白兴趣缺缺,说有点累。

    唐拓一听这个累字,顿时叫唤起来,说何夜白你是不是点我呢,又想去澡堂子啦?我说你这瘾头有点大啊,天天去身体扛得住吗?

    何夜白翻着白眼跟他扯屁:搓澡的大姨说了,他们那的玉石床是从巴西进口的,有驱寒暖宫的功效,最适合我这种气血两亏的女生,天天去对身体好。倒是你,你三句话不离澡堂子,是哪里也虚吗?”

    唐拓对着话筒笑起来:搓澡大叔可没说我虚,他还夸我身体素质好呢,我要是天天去,只能越来越好!

    何夜白就不说话了,脸上火辣辣的。开这种腔她哪里开的过一个大男人?后悔死自己口不择言张口就来。

    果然,唐拓开始嘎嘎大笑,笑声都顺着电话信号把何夜白的耳朵给震破了:看你那样吧,说不过还敢乱起头?我估计你那脸得红的跟猴屁股似的吧?跟你说啊,你可千万别撅鼻子瞪眼,老难看了!

    何夜白瞪起的眼放下,无奈的叹气:烦人。

    唐拓笑够了,也不跟她多闹,心情好好的挂断了电话。

    房门外,唐拓的母亲韩章听了半天,越来越觉得儿子不对劲儿,抬手敲门。

    唐拓过来开门的时候,眼尾还带着没来得及收回去的笑意,猝不及防被母亲一副打探的神情吓了一跳:“干啥啊妈?”

    韩章可是许久没见过儿子这样了,赶紧探头往里张望。

    果然房间里的场景很是出乎她的意料,电脑界面上竟然不是游戏,而是工作文件。而且一贯格外注重房间整洁的他,竟把衬衫和西裤胡乱丢了在床上!

    “拓拓,你这次提干有什么考试吗?”韩章担忧地问,“学的会吗?不会的话让你爸打声招呼……”

    “说什么话呢!”不等唐拓解释,楼梯口响起父亲唐正威严的声音,“怎么他在单位屁大点小事都要我拉下老脸帮着打招呼?他自己主动学点业务有什么不好!”

    即便在家里,唐正依旧穿的板板正正,一丝不苟,说话还特拿强调。

    “我这不是怕拓拓上火吗?”韩章回头白了老伴一眼,“再说了,就他们那个单位,有什么正经业务好学的。”

    “妈,”唐拓本来没想理会拌嘴的爹妈,但是听到母亲这话,不乐意了,“我们单位咋了啊?干啥就总让你这么瞧不起的。”

    “?”韩章愣住,“我也不是第一次这么说……”

    “呵呵,你也知道?”唐正怒瞪韩章,“你看不起他的单位,不就是变相瞧不起你儿子吗?换谁谁不生气。”

    “你个老东西可别在这儿挑拨了!”韩章一看儿子没打算帮自己,转头气呼呼的走了。

    唐拓见到父亲走过来,赶紧解释:“爸,我没跟我妈生气。”

    唐正也朝房间内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熟悉的襄和银行logo让他颇有些感触:“虽然你们单位在业内确实不怎么样,你的水平也不咋样,但你能主动钻研业务,就是改变的开始。”

    迎着父亲眼角缝流露出的慈父神情,唐拓被这份浓浓的父爱感动得——

    差点儿没气死。

    ...(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