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明争暗恋的法则 > 第29章 从来都没有高看我一眼
    何夜白经不住唐拓的“死缠烂打”,不得已跟他说了实话。

    她说公司不同意压缩课程,所以最后的培训费用可能要高出最开始她的报价。

    唐拓听完,疯狂嘲笑她没见过世面,他说何夜白你好歹也是个上市咨询公司的大区总监,竟然会为了区区万把块钱愁成这样。

    何况还不是你的钱。

    他笑着说:既然我看好你了,还会因为这点事卡你吗?

    何夜白一瞬间有点感动。

    两个人接触没有几天,他却给了她这么多的信任。

    她说:我没怕你卡我,只是怕领导对你产生不满或者……误会。

    唐拓扯出一副土大款的嘴脸说,误会?你是担心领导觉得我吃回扣么?告诉你,哥们儿当初挥霍的钱财,够跟你们公司签一次全方位战略协议了。

    就这点苍蝇腿,你去问问他们我稀罕么?

    何夜白当即表示怕了怕了,既然您这么有底气,我真没必要再操这份闲心。

    那这样,我这就让产品部把报价跟合同发过来,等流程批完,咱们签约。

    唐拓乐呵呵的说:赶紧赶紧。

    之后把后续的事儿安排给了李大业,回过头又开始逼着何夜白答应他“还人情”。

    追问她到底吃饭还是洗澡。

    何夜白摇头,哪也不想去。

    这个人情她受之有愧,她得抓紧时间用自己的劳动力找补多赚的这份钱。至少把培训前前后后的事儿都梳理一遍,保证不出问题,帮他弄个好彩头。

    这边两个人正拉锯着,罗美思来电话了。

    她问唐拓晚上有事么,想找他出来吃个饭。

    唐拓今晚的热情全在何夜白的身上,为了逼何夜白一把,他得意洋洋的说:“晚上跟何夜白一起吃饭,没空。”

    罗美思气结,好几秒都没出声。

    这几秒内,唐拓可能是察觉到自己太不给罗美思面子了,又补了一句:“那个什么,你要是愿意,就一起来,正好我上次不是也欠你一顿日料吗。”

    这话一说出来,不只是罗美思,何夜白听了也想骂人。

    于是她俩一个电话前,一个电话那边,异口同声说:“不愿意!”

    唐拓被两头夹击,尤其是看到何夜白眼睛瞪得溜圆,赶紧对电话里说:“那行罗姐,我也觉得不太合适,那你的饭我改天请,我欠何总监的人情今晚必须得还。”

    唐拓把电话给挂了。

    何夜白都想弄死他了。

    有病啊每次都拿我当挡箭牌的?

    咱就是说,工作之外的那些杂七杂八能不能不把我卷进来?!

    “别瞪了别瞪了~”唐拓换上一副笑嘻嘻的表情,“我真没想诚心带她,就是随口一问。这不也是你说的,让我跟她好好相处嘛?”

    ……这么听我的话,那我让你吃屎你吃吗?

    “再说了,那天在电梯口是你主动帮我解围的,你不得为我负责到底么?”唐拓依旧笑嘻嘻,心情好的不得了。

    “……”何夜白气得胸口疼,她突然觉得产品部的课程安排实在是太好了,对于这种欠揍的傻缺,不宰死他都不解恨。

    唐拓还在这嘎嘎乐呢,罗美思那边的微信来了,她说:“唐拓,你知道李行长同意许一鸣的培训方案了吗?”

    瞬间,唐拓就笑不出来了。

    笑声迅速转化为一种绿色的植物呼之欲出,但是在何夜白面前他强忍住了,憋了又憋,他愤怒的大叫:“我想骂人!”

    “?”何夜白还在这生闷气呢,随口道,“我还想骂人呢。”

    “等会儿骂,你看看,”唐拓把手机摔在桌上,“看到没,这就是李行长做出的让步。这一步,直接让别人踩到我脸上了!”

    尽管那天在电话里李行长已经有所暗示,唐拓也能理解他作为行长不得不全局思考,不能一味的偏向唐拓,但是看到这条消息,他还是气的不行。

    “啊?”

    何夜白赶紧把手机拿过来,看到后,也无语了。

    虽然她也有想过李行长或许会为了顾全大局做一些让步,但没想到让步至此。

    这等于是,李行长公然放唐拓的对手进场了。这对于羽翼还未丰满,步子还没有迈开的唐拓来说,简直是摧毁性的打击,只要稍微一不注意,他就会被出局了啊。

    没等她说话,罗美思的第二条微信又进来了,何夜白顺便看了一下,然后就气成了青蛙。

    罗美思说:“我听说……李行长同意许一鸣的培训方案,是有人拿你和乙方的关系做文章,大家都说你们俩……唐拓,我只是担心,李行这次顾及面子保了你,下一次你该怎么办呢?”

    何夜白冷笑连连。

    这话真的是够没水平的,罗美思竟然会把自己的儿女情长编排进工作当中,尤其是涉及到高层决策里,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作为一个秘书,这是大忌。

    她这么做的后果是影响到唐拓的判断事小,传到李行长或是其他领导耳朵里,怕是难保这份秘书的职务了。

    何夜白瞅了瞅唐拓。

    你不是号称鉴茶大师么,你看看你能从你罗姐这话里品鉴出什么味道?

    好在罗美思没有愚蠢到家,她紧接着又发来一条微信。

    何夜白不想看,又好奇,眼神晃来晃去,还是看了。

    “唐拓,刚才的话你删了吧,当我没说。为了你我破坏了我作为秘书的原则,如果别人知道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不该说的……呵,算了,谁让我这样一心为你呢?”

    抛开逻辑关系不说,这几条微信里的切切情谊可把何夜白都感动了,她抄起手机向唐拓砸过去:“赶紧的,把你的后院收拾收拾!”

    唐拓看完都迷糊了,他一脸懵逼的问何夜白:“她这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拿我当傻子呢?李行长怎么想的我还不知道吗,跟你有什么关系?就算有关系,李行长会因为这事说什么么?试问行里哪个接触过乙方的是干净的,像咱俩这样纯洁的……”

    何夜白赶紧叫停:“这是重点吗?”

    “……”唐拓没再说话。

    他心里有点噎,噎得难受。

    看着微信,他突然对罗美思这个人有了新的定义:原来她和别人都一样,从来都没有高看我一眼。

    ...(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