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明争暗恋的法则 > 第37章 我瞧不上他你瞧不上我
    培训正式开始后,唐拓陪着李行长回办公室了。

    魏子屹总算找到机会向何夜白解释昨天的事情。

    “夜白,你是因为唐总昨晚出现在饭局上生我气了吗?你要相信我,他不是我叫来的,我之前见都没见过他,怎么会叫他呢。”

    魏子屹开口没有问她昨晚为什么不接电话不回微信,相处三年他也了解何夜白的性格,知道自己这样问只会自讨没趣。

    何况昨天确实是他失礼在先,格局略小了。

    所以今早遇到唐拓后,他努力表现得很热情,希望用自己的态度来让何夜白消气。

    但他绝口不提自己针对唐拓是错的,让她下不来台是错的,说是抱歉,其实是偷换概念的意思在里面。

    何夜白笑笑:“我当然知道人不是老板叫来的,倒是我特意跟你说不想叫唐总知道才是顾虑不周了,也希望老板你别多想。”

    刚才许一鸣特意跑来跟魏子屹说晚上靳总不打算陪他吃饭了,已经可以证明这些事都是靳明辉的骚操作,魏子屹在某些方面是清白的。

    但这不代表魏子屹没有别的心思。

    听到何夜白主动承认错误,魏子屹顿时换上一副拿你无可奈何的样子:“你啊,就是性格太急,以前吃的亏还少吗?怎么还是……”

    提到“以前”两个字的时候,他看到何夜白的脸色变了,于是尬笑两声改口道:“也好,你这个性格刚好跟我互补,我这慢吞吞的,明明心里知道惹了你生气,却硬是熬了一晚上也没想出来该怎么哄你。”

    “老板别开玩笑了,我巴不得有你这份玲珑剔透的心思和手腕呢。”何夜白很是排斥魏子屹明明彼此心知肚明,还要假惺惺的说那些无中生有的话。

    “哎,夜白,我在你面前哪里还有老板的样子?”魏子屹轻轻叹气,“说起以前你还不爱听,可是每次跟你说话,我都觉得你还是甲方。”

    何夜白怔了一瞬,随即赶紧道歉:“老板,是我摆不正自己的位置了,对不起,我……”

    “好啦好啦~”魏子屹笑着打断她,“你看你又多心,我是在责备你吗?只是不想我们这么久的感情,会被那些不相干的事情影响。”

    何夜白不想再就这个话题说下去了,岔开话题:“对了老板,我听王老师说他今晚就要飞上海,要我送他回去吗?”

    魏子屹盯着她看了两秒,又笑了:“夜白,你不会是真的以为王老师不会坐飞机,我才不得已送他过来的吧?”

    何夜白半张着嘴:“啊?”

    魏子屹极其无奈的、佯装痛心的皱起眉头:“夜白,你就没有想过,我只是拿这个做借口,特意过来陪陪你吗?”

    何夜白:“……”

    我没想过,真的没,我发誓。

    咱们工作归工作,能不能不总是夹带私货?

    见何夜白几番逃避回应,魏子屹也不再自讨没趣,敛起笑容说道:“不过你也别有负担,我更多的是为了x北的业务开展得更顺利一些。这样,我会在这几天,你找时间约一下李行长,是时候走走高层路线了。”

    何夜白如蒙大赦,赶紧点头:“好,我会抓紧落实。”

    ……

    但是何夜白这个抓紧,并没能抓紧。

    在培训结束后她向唐拓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

    唐总大发雷霆,说何夜白吃里扒外,瞧不起他,后悔昨晚原谅她什么的。

    何夜白不得不再次费上九牛二虎之力向他解释,魏子屹真不是在提无理要求,也没有瞧不起他的意思。

    对于乙方这种咨询公司来说,正常就该从最开始拜访时就明确目标,争取见到最有决定权的领导层。

    就算见不到行长级别的领导,至少也得是靳明辉这种老总级别的人。

    何夜白与唐拓相遇,并能开展合作,完完全全就是误打误撞。

    当然,后两句何夜白没敢说。

    她只是告诉他,按照正常的节奏,业务交流已经历时半个月之久,这次培训过后甲乙双方的第一步也算是走了出来,是该大人物出场的时候了。

    魏子屹作为咨询公司的高层出面,可以更深层次更长远的阐述战略改革的意义以及他们智凯咨询能做到的程度。甚至还可以进一步营销除人力资源之外更进全面战略合作。

    甚至价格、附加的条件,都可以在这种交流中敲定。

    总之他可以说的内容,绝不是何夜白的层级能说的。

    而李行长作为银行的一把行长,主管人力资源部,在这项工作上也是具备直接决策权,基本上只要他点头,进度条等于拉到了80%。

    唐拓想了想,抛开“个人恩怨”,他觉得也确实是那么回事,有些长远的、专业的东西他自己确实不见得能汇报明白,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但是唐拓重重强调:“何夜白,我纯纯是不想让靳明辉那个狗东西看我笑话才跟你那缺德老板曲意逢迎的,别以为我就信的着他。我可以约李行长,但绝对不可能让他们单独见面,我必须得跟着,到时候你爱来不来。”

    何夜白赶紧顺着他的话茬说:“我当然来,其实我比你还信不找着他呢。”

    唐拓信以为真:“真的?”

    何夜白点点头:“真的。”

    唐拓又问:“为什么?”

    何夜白答:“我的资源我的客户,当然想自己掌握。给了别人,就算是老板,心里也不托底。”

    唐拓顿时一脸嫌弃:“你们这群搞销售的,真的是没有一点真心,功利之外就是尔虞我诈。跟甲方玩心眼不够,还内斗,累不累啊!”

    “……”

    话虽然是玩笑的语气说出来的,何夜白也是有那么一瞬的不太舒服。

    是啊,走上这条路,做的每一件事,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带着目的。

    唐拓以为她跟他说的是心里话,其实不过也是半真半假,不过就是为了哄着他帮忙约见李行长。

    她瞧不上魏子屹的功利,可在唐拓眼里,自己不也是和所有的销售都划等号的么?

    ……

    ...(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