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明争暗恋的法则 > 第51章 以什么立场去问
    事实证明,唐拓的面子很大。

    亦或是说,他和赛事方某位领导提起的那位“老爷子”面子很大。

    但也不排除他们的提议确实很棒,总之,唐拓提出的两点创意全都被采纳了。

    赛事方领导答应将在比赛中间加入各银行机构领导的业务比拼作为表演环节,但是开幕式上的舞蹈,需要在赛前一周进行选拔,让他们回去好好准备。

    回程的路上,唐拓问何夜白:“何法官,你给审判审判,这一次的结果,对别人来说公平不公平?”

    何夜白不知道作何回答。

    单就目前的结果而言,当然是公平的,尤其是开幕式舞蹈的选定,是所有金融机构在一起经过选拔的。

    但是,这两点提议如果不是唐拓来说,换做一个没有“老爷子”照应的人来说,会被采纳吗?

    甚至,赛事方会见他吗?

    唐拓见她不做声,歪着嘴开始喷气:“你啊,真是纠结又拧巴,为什么不能坦然接受这些客观事实?这世间没有绝公平这四个字。我就问你,如果没有遇到我,你在靳明辉那你会受到什么待遇?或者,如果换做你那缺德老板,他会在我这受到什么待遇?还妄想上我的车?我不踹飞他就不错了!”

    何夜白听他前半段还一本正经的聊天,后面就开始扯偏,当时就不想跟他说了:“你少在那随便揣测我怎么想的,我有跟你说过什么公平不公平的吗?”

    唐拓呵呵笑了:“就你,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不说就能瞒过我么?告诉我,你以前在单位是不是受到过不公平的待遇,所以才成天不服不忿的?”

    这话问的猝不及防,何夜白脸色一变:他……知道什么了?

    唐拓见她这样,一副早就知道会是如此的表情,狠狠的拍上方向盘:“告诉我,是不是你那缺德老板追你不成才硬把你派到x北的?到了这儿你干不下去才不得不就范了?!我就说,你怎么能看上他那种货色,我特么……”

    话说了一半,他看到何夜白咬牙切齿的瞪着自己。

    在刀人的眼神中,他乖乖的闭上了嘴。

    其实他骂人是假,刺激她是真。

    唐拓想听何夜白一句辩驳、一句解释。

    但何夜白只是挑了挑眉,转过头去。

    “唐总,有那份闲心你不如好好想想待会儿怎么说服李行长,怎么发动那么多管理人员一起参加比赛,怎么把培训和比赛搞搞好!”

    鬼话连篇!

    yy别人的过往就那么有意思?

    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种为了一点利益牺牲色相的人?!

    “你就跟我说这个?”唐拓失望至极,不仅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话题还被岔开了。

    他心里抓心挠肝的,真想把车停在路边好好地问问她和魏子屹到底怎么回事。

    可是,以什么立场去问啊?!

    ……

    技能大赛的赛事方很快给本市各大金融机构下达了正式通知,对于这一次的创意,大家都表现出了很浓厚的兴趣。

    襄和银行班子成员为此专门开了个碰头会,重点研究该由哪些层级的领导出面参加这个表演赛,还有,有哪些领导有这方面的一技之长。

    即便只是调节氛围的一个环节,也会涉及到全行的颜面,要是管理层级的人一个都拿不出手,那么在业内岂不是贻笑大方么?

    这就跟学校举办运动会似的,老师校长要是一个都没有能跑的,那学校的整体素质就容易被人质疑。

    从而影响士气,影响学生乃至家长和亲朋好友。

    会后,主管的行领导们都去动员各自条线的人员去了,不过压力主要还是给到了李行长这边。

    因为他负责的条线都跟技能大赛挂钩,主要的参赛队员要他出,表演赛的领导也得他这边占大头……

    唐拓见到李行长的时候,看到他的头都大了。

    “组委会是不是闲的,创新就创新,没事搞这一出干什么?”李行长一改往日淡定含蓄的做派,敲着茶杯骂道,“真是服了,什么人想的缺德主意!”

    这段日子的接触,李行长对唐拓的信任基本建立起来了,所以说话时少了试探,多了直白。

    此时连情绪都不加掩饰了。

    唐拓:“……”

    可能是我骂何夜白那个缺德老板骂多了,自己也带上了缺德属性?

    唐拓没敢张嘴,本来他是来邀功的。

    李行长又说道:“你去各单位打听打听,他们都派什么层级的人参赛。”

    唐拓有点不理解,你管别人干什么,自己准备自己的比赛不行吗?

    这种事他是真的没经验,猜不透这里的弯弯绕。

    这一瞬间的迟疑,被李行长看出来了,他主动给出解释:“我们得尊重赛事方啊,万一别的单位一把手亲自下场,我们只派几个小主管出场,那不是有轻视比赛的意思么?但要是反过来,别人不还得笑话我们杀鸡用了宰牛刀。哎,难啊!”

    唐拓压根儿没想到还有这么深层次的关系,赶紧忙不迭的去打听了。

    他自己其实不太擅长社交,好在有个李建明,有他在,基本上襄和大半个金融圈的事儿都能打听到。

    小半天的功夫,李建明给他回复了,各机构都在观望,谁也没最终定下来。但是重视是肯定的,有的已经开始内部选拔了。

    李行长也不再敢耽搁,叫唐拓把条线内所有二级部门处长级别以上的名单给拢出来,等到其他条线的人选出来后,择期举办一场内部选拔。

    如此一来,靳明辉和许一鸣也被炸出水面了。

    他俩对李行长的决议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和不满,甚至他们还得表现出比其他人更加主动的精神面貌,否则一旦出现什么消极的情绪,李行长肯定会第一时间把屎盆子扣他们身上。

    等到比赛一旦拿不到好的成绩,好家伙,靳明辉必然也得是背锅第一人。

    沉寂了多年的襄和银行仿佛一下子注入了新的活力,不管是午休时间还是下班后,大家讨论最多的就是业务技能比赛。

    大家见面说得最多的两句话就是。

    “报了吗?”

    “练了吗?”

    “……”

    ...(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