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一行离开莆田少林寺后,一路西行。

    路上凡是遇到不平之事,全都仗义出手。

    是以,即便是连日连夜的赶路,抵达衡山附近的时候,已是十天之后的事了。

    众人在客栈安顿好后,陆羽只带了蔡布衣出门。

    适逢衡山派刘正风金盆洗手,整个衡阳城内,武林人士云集。

    有成群结队的名门弟子,也有独来独往的刀客侠士。

    “陆兄可是在找人?”

    跟着陆羽走了四五条街,进了十几家客栈酒肆后,蔡布衣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错!”

    陆羽并没有遮掩自己的目的,实话实说道:

    “此次衡山之行,既是为了惩恶扬善,也是为了找一个人。”

    “不知陆兄要找的是何人?”

    “一个即将成为华山派弟子的苦命人!”

    听到陆羽的回答,蔡布衣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陆羽没有多加解释,随口说了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一番寻找后,两人终于在一间茶馆里,找到了‘驼子’。

    此时,驼子的身边,坐了三个身穿黑衣的江湖人士。

    陆羽要了一壶茶,侧着耳朵听那几人吹牛皮。

    没过多久,一阵咿咿呀呀的胡琴声,从茶馆外响起。

    陆羽扭头望去,一个身材瘦长、脸色枯槁的青衫老者,出现在茶馆里。

    陆羽暗暗打量了老者一番,转身对着蔡布衣说道:“不管一会儿发生了什么事,你都老老实实地待在茶馆里。”

    蔡布衣刚要问陆羽为什么,就听到叮叮叮的响声。

    定眼望去,只见那病痨鬼一样的青衫老者,缓缓将一柄细窄长剑,插入胡琴底部。

    “嘶...那老头儿,竟然是一个高手!”

    蔡布衣还要再说些什么,忽然发现,正在喝茶的陆羽,已然起身,跟着那道瘦长身影走出了茶馆。

    想到陆羽的交代,蔡布衣只能重新坐稳,侧耳偷听其他几人的对话。

    “原来刚才那人,就是衡山派的掌门,莫大先生,怪不得剑法如此了得。”

    ......

    茶馆外。

    小雨淅淅沥沥,人影三三两两,很是清冷孤寂。

    “小友为何一直跟着我?”

    莫大骤然回头,略显浑浊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淡淡寒芒。

    即便是察觉到莫大的身上藏着一缕森然杀机,陆羽依然没有停下脚步,更没有施礼问候,而是缓缓说了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如此时节,本该春日明媚,却下起了没完没了的淅沥小雨,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听到陆羽的话,莫大的眼眸恢复到之前的混浊,搭配上被雨水浇湿的发白衣衫,浑然一副穷酸潦倒、卖唱老朽的模样。

    “小友有何指教?”

    “凄风苦雨,太保将至。莫大先生若是不想看到血流成河的人间惨状发生,还请不要离开衡阳城,还请不要远离刘府,不然的话,一切都将悔之晚矣。”

    陆羽与莫大擦肩而过的同时,低声道:“倘若莫大先生还顾及同门情谊,就听在下一言。”

    莫大身形微微一顿,“我为何要信你?”

    陆羽轻呵一声,说了句让莫大为之动容的话。

    “你家师弟酷爱音律,擅长弹琴,与魔教曲洋结识!”

    【天机】 20

    “小友......”

    陆羽大步而行,只留下一句话。

    “如何选择,全在前辈的一念之间。”

    “前辈若是有意救人,三更时分,可前往同福客栈。”

    ......

    陆羽回到茶馆的时候,华山派一众弟子已是齐聚其中,正在有说有笑着。

    可怜蔡布衣,一个人喝着闷茶。

    当日若不是气宗的人耍了手段,赢了比斗,那么今时今日,在这茶馆之中肆意说笑的,该是自己了。

    蔡布衣正如是想着,眼角余光看到陆羽坐了下来,不由来了精神,连忙发问,“陆兄刚刚去了哪里?”

    陆羽摇了摇头,示意蔡布衣继续喝茶。

    早已经喝了一肚子水的蔡布衣,哪里喝得下?

    再加上耳边响起气宗弟子的英勇事迹,不由闷气横生,使小性子般摔了下手中的茶杯。

    那边的华山弟子正说着大师兄令狐冲教训青城派弟子,见蔡布衣如此摔打茶杯,自然以为蔡布衣是不满他们的说话内容。

    脾气直暴的陆大有当即拍案而起,“阁下可是对我们华山派不满?还是对我们师兄弟不满?”

    不等蔡布衣开口,老道的劳德诺已是拉着陆大有坐下,转身对着陆羽二人拱手道:

    “两位朋友有礼,在下华山派劳德诺,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二位海涵。”

    岳灵珊见劳德诺这般好说话,很是不满意地撇了撇嘴,娇声道:

    “二师兄,跟他们这般客气做什么?再说了,咱们说咱们的话,是他们失礼在先,凭什么让他们海涵?”

    劳德诺刚要再说些什么,陆羽已是站起身来。

    “久闻华山剑法卓尔不群,犀利非凡,不曾想,华山派的人,竟然这般嚣张跋扈,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出言不逊,辱我华山?”

    别说是其他年轻气盛的华山弟子,就是老于世故的劳德诺,在听到陆羽的话后,也是勃然大怒。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陆羽是也!”

    陆羽对着一众华山弟子冷笑一声,语带不屑道:

    “亏你们自诩名门正派,却也只会争名逐利出出风头,一旦真的遇到什么不平之事,也只能做缩头乌龟!”

    “放肆!”

    本章尚未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姓陆的,你在说什么胡话?是想与我华山派为敌吗?”

    “大胆!”

    “哪里来的无知鼠辈?竟敢在此胡言乱语?”

    “......”

    面对华山派众弟子的呵斥,陆羽似笑非笑地望着劳德诺与岳灵珊。

    “那日你们两个,亲眼看着无辜惨死,却不敢出面阻止,不是缩头乌龟是什么?”

    【天机】 20

    “你到底是谁?”劳德诺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一介无名小卒而已!”

    “是...是他?”

    直到这时,躲在一旁的林平之,终于认出了陆羽。

    “他到底是什么人?......爹娘有没有脱困?......”

    “那你为什么没有出面阻止?难不成你跟我们一样,也是缩头乌龟?”

    岳灵珊身为华山派掌门独女,平日里娇生惯养,更有大小同门娇纵,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我与福威镖局的人无亲无故,为什么要拼死救下他们?”

    “再者,我从于人豪等人的手里,救下了林公子,可比你这个缩头乌龟强多了!”

    “原来岳大小姐竟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女侠,实在是佩服,佩服得狠呐!”

    陆羽口里说着佩服,但古怪的语气,却让一众华山弟子,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不给岳灵珊辩驳的机会,陆羽嘿然冷笑道:

    “如果不是二位华山派高徒当街卖酒,又怎么会引得林公子打抱不平?又怎么会失手杀了余人彦那个蠢货?”

    【天机】 50

    岳灵珊怎么也想不明白陆羽怎么会知晓当日之事,不由恼恨道:

    “姓陆的,你是想尝尝我华山派的剑利不利?”

    “岂敢岂敢!”

    陆羽一边坐下,一边摇头晃脑道:“在下不过是一小卒,岂敢与华山派为敌!”

    岳灵珊还要出言讥讽,被劳德诺拉了回去。

    他在岳灵珊耳畔低声说了几句,一众华山弟子,全都恨恨离去。

    与此同时,坐在一边的驼子,也要尾随华山弟子离去。

    “林公子,你不找你爹娘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