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诸天:从笑傲开始冒充天机神算 > 第10章 我与罪恶不共戴天(改)
    群玉院不愧是衡阳城最有名的妓院,占地极广,楼宇巍峨。

    此时天色已晚,整个群玉院灯火通明。

    陆羽虽然容貌略显青涩,但衣着华丽,且怀里揣着从林平之那里‘借’来的银票,自是施施然踏进群玉院大门。

    在龟公的安排下,陆羽搂着两个相貌清秀的姑娘,走进了房间。

    不等两个姑娘坐稳,陆羽已是一掌拍晕了她们。

    窗户轻启,陆羽纵身一跃,已是朝着其他房间摸索而去。

    “田伯光?!田伯光?!”陆羽捏着鼻子喊道。

    “是谁在喊老子的名字?”田伯光怒道。

    “田伯光,你师父仪琳师太让我来找你!”

    【天机】 20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她在哪儿?她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田伯光所在的屋子传来一阵响动,显然,他刚刚从床上跳了下来。

    “田伯光,你别想逃,乖乖地跟我去见你师父!”

    听到陆羽的喊声,田伯光低声咒骂了几句,然后忽然撞破窗户,想要趁机逃走。

    就在他跳出窗户的瞬间,忽然有一双铁手,粘在了他的双臂之上。

    不管田伯光如何挣扎,那双铁手就像是长在了他的身上一样,怎么甩也甩不掉。

    “你是谁?为什么会少林龙爪擒拿手?”

    田伯光心惊之下,更是被陆羽的一双铁手拿捏得死死的,怎么也挣脱不开。

    “田伯光,你也算是条汉子,就这般杀了你,似乎对你有些不公平,不若我放开你,咱俩找个没人的地方,再比上一场。”

    “君子一言!”

    果然,陆羽放开他后,田伯光并没有逃跑,而是乖乖地跟在陆羽的身后。

    几个挪移跳跃,两人已是来到一处废弃的院子里。

    “小子,你想怎么比?”田伯光挥了挥手中长刀,自信满满地说道。

    “你轻功卓越,刀法出众,我自认不是你的对手,所以咱们还是比拼内力吧!”

    陆羽指了指田伯光手里的刀,笑着说道:“既然是比斗,自然有输有赢,为了公平起见,各自设一个彩头!如果我赢了,我要狂风刀法的秘籍!”

    “狂风刀法的秘籍?嘿嘿,你还真敢想!”

    田伯光怪笑一声,“如果我赢了,我要你拜我为师!”

    “一言为定!”

    陆羽率先伸出双手,摆出一副比拼内力的模样。

    田伯光对自己的武功很有信心,当即伸手贴住陆羽的双掌。

    初次交锋,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脚下青砖四分五裂,四周有怪风忽起,尘土飞扬。

    眼见对方竟然可以轻松抗衡自己,田伯光不由运转七分内力,双掌不断向陆羽压去。

    陆羽不动声色间调动八分内力,不但打断田伯光的攻势,更是一举将至刚至阳的内劲透进田伯光的双臂。

    田伯光闷哼一声,运转全部内力,欲要与陆羽来个鱼死网破。

    不曾想,他的内力碰上陆羽至刚至阳的内力以后,竟然四分五散,好似失去了筋骨一般。

    呲喇!

    一声清响,田伯光的衣衫从后背裂开。

    不仅如此,他的嘴角更是溢出一缕鲜血。

    陆羽收掌,笑意涔涔地望着田伯光,道:

    “这一场比斗,是我赢了,现在是你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田伯光虽然是个采花贼,但是若是单论言出必行,绝对要超过绝大多数的名门正派。

    他虽然受了严重的内伤,但并没有第一时间疗伤或逃跑,而是将狂风刀法的秘籍,一一讲给陆羽听。

    陆羽学了狂风刀法后,并未直接离去,而是留下一句话。

    “今日之后,你田伯光若是依旧恶习不改,不论你跑到三山五岳,还是五湖四海,我陆羽,一定将你斩杀!”

    ......

    陆羽回到群玉院的时候,正好遇到一个清秀可爱的绿衫女童,与一个清秀绝俗、容色照人的年轻尼姑结伴而行。

    “还真是巧啊,恰好遇上这位小魔女,还有这位绝色小尼姑!”

    正在这时,一个身形丰满妖娆的风**子,对着绿衫女童低声说了几句。

    女童的脸登时拉了下来,“有没有看清那人是谁?”

    风**子摇了摇头,“那人武功实属上乘,须臾之间就擒住了那淫贼,两人的交手过程,正好被人看到,那人说是,说是......”

    “说是什么?”女童年纪虽轻,但板起白生生的小脸时,很有几分威严。

    “说是出手擒拿田伯光的那人,使的功夫,极像少林龙爪擒拿手。”风**子苦笑一声道。

    别说别人,就是看到陆羽出手的人,也很是怀疑自己的眼睛,毕竟,少林寺的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青楼之中?

    再者,陆羽长着一头乌黑长发,又怎么可能是少林弟子?

    “算了,这件事先不用管,你去把那两个鬼鬼祟祟的小贼打发了!”

    青衫女童一声令下,风**子的气息顿时大变,顷刻之间,少了几分风骚妩媚,多了几分清淡肃杀的气质。

    只听得叮叮当当几声响,有人嘶声惨叫,有人飞快逃走。

    风**子恢复烟视媚行的模样,复命道:“小姐,杀了一个,是泰山派的小贼,另一个逃走了。”

    青衫女童横眉冷目,“真是没用,竟然放走一个!”

    风**子苦笑一声,“那人是恒山派的弟子。”

    仪琳吃惊道:“啊...那人是我师姐吧......”

    青衫女童冷哼一声,就带着仪琳走进一处房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陆羽施展提纵术,紧随其后。

    踏进暗室,由明及暗,视线受阻。

    陆羽刚刚站稳身形,眼前就有两道寒光迎面而来。

    他心中一惊,以为暗室之中还藏着一位高手,不由全力施展龙爪擒拿手。

    不想只过两个回合,就擒住了对手。

    “是你?”

    “是你?”

    陆羽与青衫女童齐声喊道。

    “你就是那个擒住田伯光的少林弟子?”

    陆羽松开女童,反问道:“你就是魔教长老曲洋的孙女儿曲非烟?”

    【天机】 20

    “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曲非烟虽有城府,但年纪尚轻,听闻陆羽一口道破她的身份,不由大吃一惊。

    “我是谁并不重要。”

    陆羽幽幽一叹,“我只知道,你诓骗仪琳小师父来此,是为了救治令狐冲!”

    【天机】 30

    “你,你怎么知道?”曲非烟惊道。

    “令狐师兄还活着?”仪琳又惊又喜。

    “令狐冲胸前中了一剑,危在旦夕,也只有恒山派疗伤圣药天香断续胶、白云熊胆丸才能将他救下。”陆羽随口道。

    【天机】 20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什么都知晓?”

    “令狐师兄在哪里?我这就救他!”

    陆羽随手一指,“躺着那位,不就是华山大弟子令狐冲嘛,仪琳小师父,你还不去救他?”

    【天机】 20

    闻言,仪琳下意识看向曲非烟,得到后者的确认后,仪琳当即扑到床边,开始救治令狐冲。

    曲非烟深深地望了陆羽一眼,转身点燃了蜡烛。

    蜡烛燃起,众人眼前一亮。

    看清陆羽模样的瞬间,曲非烟直接愣住了。

    “你,你竟这般年轻!”

    田伯光虽然是个令人不齿的淫贼,但是一身武功却是不凡,能够在须臾之间擒住他的人,竟然这般年轻?

    陆羽咧嘴笑了下,骤然之间忽然面色冷峻,厉声喝道:

    “曲非烟,你要是不想死的话,最好跟着你爷爷尽快离开衡阳城,不然的话,衡阳城就是你祖孙二人的葬身之地!”

    “呸呸呸!你这人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地咒本姑娘死?”曲非烟双手叉腰,满脸不忿地瞪着陆羽。

    “命是你自己的,如何选择,是你自己的事!”

    不等曲非烟娇声呵斥,陆羽再次开口。

    “定逸师太来了!”

    与此同时,定逸师太那极具代表性的嗓音,从群玉院外响起。

    “仪琳,仪琳!”

    ......

    ...(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